深夜裡,回家的路只有那孤獨的街燈
陪著我,還有那些沒有方向的士醒著

小心翼翼,幾杯入喉杯底甬通養金魚
五百暢飲,果真如我預想的淡如汽水

自由自在,舞池裡的音樂澎湃炸耳膜
Rock body,就算是nobody也是but you

自由不自在,一群人拿著酒杯到處獵食
hey girl,what's name,study or work

男女比例失恆,但越夜dj的音樂越爆力
陷入舞池中也不自覺地要跟著魔力搖擺

越夜了,耳鳴了,也醉了,酒醒了

悻悻然,回家了…狂歡後,沒人記得!

by ajua

撒撒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