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701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2007.1.28,晚上十點半抵達台北
打電話回家報平安,老爸告訴我那個女孩走了
一聽到這個消息時,忍不住悲傷了起來很難過

會開始注意到許瑋倫,是因為翊哥的關係
因為翊哥很喜歡她,所以我也會去注意她的消息

一直以來印象中她在戲劇的表現上很優秀
長得夠甜美,笑容夠迷人,演技夠專業

無奈上天如此的殘忍,把一個近乎完美的女孩奪回去了
呼,不願相信這一個事實,但卻活生生的擺在眼前 >"<

"瑋倫,願你一路好走,在天堂繼續當個最活力的天使哦"
"化成一隻世上最美麗的羽蝶,繼續在我們之間翩翩飛舞"

再多的祝福,她依舊是離開了,不管再不願接受這事實
珍惜生命,珍惜身邊的人,無時無刻給他們關心照顧著

生命無常,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

把握當下,盡情揮撒不要去後悔
對自己好一點,讓生命過得精彩 ^_^

撒撒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每天真的要紀錄下來,不然回想時很痛苦 >"<
人的記憶空間真的有限啊,可以像電腦一樣狂加記憶體嗎?

2.18(六)
天氣很不好,陰雨不斷又很冷,等邦哥的電話來
約在東海藝術街的春水堂,他說想喝珍珠奶茶,那裡就對了
全台灣的第一杯珍奶,好像就是在那邊出現的吧!

冒著下著雨的天氣,一路往藝術街前進,好冷啊
騎了很久,我也忘了多久,總算是到了啊,全身也都濕透了
看到邦哥與邦嫂已經在春水堂門口迎接我了,小小遲到啦

邦哥遞上他在金門當兵買的名產:貢糖和酒果,謝啦 ^_^

雖然是下雨天,但藝術街的人還不少,真的太閒了

春水堂也幾乎是客滿的狀態,給我們一張六人的桌子
點了飲料、茶點,就開始當兵的話題,天南地北的分享著抱怨著
邦嫂似乎插不上話,感覺有點被冷落了,我的錯,如果我也帶著女友
她或許就不會這麼無聊啦,歹勢啦!我會努力的,呵呵。

聊了一、二個小時,揮揮手期待下次再見面,也不知道幾時能再聚聚
很開心上二技就和邦哥住一起了,雖然只有短短半年啦
但也夠讓我們熟透了,一切真的是緣份啊,無話不聊的三八兄弟


2.19(日)
今天也是邦哥他們班的育昇,也說要來台中玩
說真的,我也不知道台中有啥好玩的啦!感覺就是逛街、吃東西而己XD

既然他說要來啦,當然就是逛一中街和逢甲啦
下交流道後,他們先去逛了天津路,但衣服都太熟女路線了
我也去沒幾次,總覺得女生的衣服怎麼會這麼多啊,好可怕,哈

後來轉戰一中街,吃了一些東西、晃一晃,也就這樣子沒了
好,不然去逢甲啦,有的吃,又可以好好買衣服

一到逢甲停好車後,先帶他們去"養机場"吃焗烤,這間聽說不錯
之前和偉傑要來吃,結果星期一公休日,衰 =.=

我點了焗烤海鮮飯,他們小倆口我忘了,哈
先上濃場,再來麵包,最後還有一大杯的飲料
主餐上來了,吃完了有點飽了,還好沒有點配菜
不然待會逢甲小吃就沒辦法吃了,呵呵

離開了養机場,開始逛了,育昇都看褲子、衣服,他女友則是亂逛
當二個人往不同的店去時,我真的不知道該跟那一個去,就待在中間好了
以免他們出來時迷路了。最後育昇總算買到一件褲子了,呼,總共逛了三個小時
累死啦,偏偏車停得如此的遠,在抱怨聲中,還是走到了。

和育昇會熟嘛,也是因為都在打球,加上還滿有話聊的
嗯,還有點像裕隆隊的周士淵呢,帥哦,球技也不錯 ^_^
有空打球吧,哈。

2.20(一)
和高中同學健錕約到逢甲,目的要跟他拿預士新訓時的大合照啦,二百元
剛好同梯,緣份又同班,但他的目的是簽下去,所以大家都戲稱他是:志願役士官
呵呵,但聽多了,也在考慮要不要簽了,看他自己囉!

後來也帶他到逢甲裡面亂晃,後來阿德約打球,就順便把他留下來啦
在逢甲球場打了一場,之後場地就被女籃要走了,只好轉戰僑光

又在僑光遇到鄒隆,也太巧了,哈,打了一會兒就累了
阿德燙了顆大爆炸頭,很酷捏,加上他的鬍子,真的太酷啦



2.21~24
難得連續去健身房四天,早起的感覺是很美好的
雖然很辛苦啦,因為還是習慣晚睡,要慢慢調適

2.24(五)
去朝馬載小布,他今天突然說要請我吃飯,好吧!殺了
但不知道要吃啥,原本要去一間餐廳,結果倒了,真是無緣
後來開始亂講,西堤啊、陶板屋啊、野宴啊,哈

最後離西堤比較近,就去了,也剛好五點半,他們剛開始
所以不用排隊就有位置,也不用預約,太幸運了,加上是別人請的
不過還是自付了一百元啦,不然良心覺得過意不去,嘻

點了西堤的新主菜:約紐客牛排,烤完是有在煎過,更美味說
好棒哦,想不到這道新主餐還不錯呢。也吃得很飽,感覺上餐速度太快了
最後的飲料根本喝不完,呵呵

2.26(日)
一早阿霞妹就說要來我們家問數學,當然不是問我,那不是我的強項
把功課一些搞定後,加上小姑姑,總共六個人就出門亂晃啦

先去麥當勞解決午餐,吃完後往后里去,去中社花園看看花
之後還去泰安鐵道文化園區看看,亂拍一些照片,感覺很好


晚上老爸說要吃陶板屋,中午就預約了,想不到這麼熱門
排隊的人一堆啊,呵呵,所以賣吃的真的很好賺耶。

大家都點不一樣的,所以可以吃到每一種的菜,很好玩
又是一家人,根本不怕口水什麼的,呵呵,增進感情呀

這一天過得很充實,也看了不少風景,晴朗的天,一家人的心都在一塊兒
未來也是要一直這樣子過下去,有緣才能成為一家人,我會永遠珍惜這份情感 :)

撒撒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不離不棄是天下至愛

by 吳淡如

有位網友到日本玩,在某家寵物店玻璃窗上,看到了一張告示,熱淚盈眶,回國之後將它四處發放。

寵物店的玻璃窗上貼著「寵物給主人的十大叮嚀」:
一,把我帶回家前,請記得我的壽命約有十至十五年,若你離開我,會是我最大的痛苦。

二,對我有耐心,你要給我一些時間來了解我。

三,信任我── 那對我十分重要。

四,請別對我生氣太久,也別把我關起來當做懲罰。你明白嗎?你有你的工作、娛樂、朋友,而你是我的唯一。

五,請時常對我說話,縱使我不懂你說話的內容,但我會感覺到,你的聲音在陪伴我。

六,你如何對待我,我將永記在心。

七,打我時請記得,我擁有可以咬碎你手骨的尖銳牙齒,我只是選擇不這樣做。

八,當你想責罵我不合作、固執或懶惰,請你想想,是否有什麼困擾著我。或許我沒獲得想要的食物、很久沒在溫暖的陽光下奔跑,或者我的心臟已經太弱或太老。

九,在我年老時請好好照顧我,因為你也會變老。

十,當我要捱過生老病死最辛苦的歷程時,請千萬不要說:「我不忍心看,我不想在場。」只要有你和我在一起,所有的事都會變得容易接受。請你永遠不要忘記,我愛你。

看完,我也淚水盈眶。
我認為,不只所有寵物店門口都該貼上這個告示。每一對誓言長相廝守的情人們也該略略修飾一下文句,對彼此複述一次。

每一對打算生孩子的父母,也該有另一個版本,以免因為自己的不成熟禍延子孫。
我將情人之間的愛的版本稍稍更動如下:

一,決定與我結婚前,請記得激情的熱度不會燃燒太久。若你離棄我,會是我最大的痛苦。

二,請對我有耐心,對我溫柔,不要以為你已經完全了解我,你還要付出更多時間來了解我。

三,信任我── 那是愛的主要能量。

四,請別對我生氣太久,也別禁閉我的自由。你可以有你的工作、娛樂、朋友,而對我來說,人生缺你不可。

五,請時常對我說話且傾聽,縱使有時我不懂你而你不懂我,但我會感覺到,你願意陪伴我。

六,你如何對待我,我將永記在心,一世不忘。

七,你想動手時請記得,我有足夠的能力報復,只是看我做不做。

八,當你想責罵我不合作、固執或懶惰,請你想想,是否有什麼正困擾著我,或許我沒獲得想要的溫柔、為了工作很久沒有休閒,或者我的心已在生活的折騰中變得僵硬。

九,在我年老時請好好照顧我,不要嫌棄我,因為你也會變老。

十,當我捱過生老病死最辛苦的歷程、當我面對人生中最難承受的挫折,請千萬不要說:「我不忍心看,我不想在場。」只要有你和我在一起,所有的事都會變得容易接受。

請永遠不要忘記,我愛你,而你也曾許諾,你愛我。

天下父母何妨做個家庭作業,將以上十條愛的守則,改成適合你的條款。

不離不棄是天下至愛。

溫柔守信對待感情,縱然未必得到想像中的報償,卻可能在愛的天堂中得永生。 

撒撒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離 家 不 遠 (年度票選最佳散文)

透天三層洋房,座落在稻田旁,起風時,偶爾飄來豬屎堆肥異味。這是一個老舊翻新社區,八十三年夏推出,姊姊轉述建商說法:「前面要開一條八米路,直通鎮上心臟地帶;六輕在麥寮建廠,這裡必然大有發。」

猛翻數倍後,房價是撐平、緩步下滑,我不太相信會有大好榮景。哥和姐決定比鄰各買一戶,爸爸說:「問問韻芳,或許她也想在西螺買厝,人親土親。」

擁有一小方土地,是在台北難以達成的夢想,親友中不乏按月租地、翻土、施肥、種作,扮演都市農夫。對我而言:鋤犁是扛不動的浪漫,並不奢想嘗試。深層的想望是:九年後退休,住在舊厝附近,手足間各有獨立空間,卻是走幾步路或騎上鐵馬,就可以找爸媽談天說地、泡茶賞蘭。

那年,父親剛過七十,我相信他會像阿嬤一樣高壽九五,我還有福氣承歡膝前十五年。兒時不曾分離的歡聚,正是短短十五載。

爸爸曾經笑言:「算命先說我一生有財無庫,所以,當了二十幾年律師,仍是兩袖清風。」我坐在樹蔭清涼、繁花處處的大庭園裡,回想在這裡灌蟋蟀,卻灌出一條草蛇;空心菜摘了又長,如同變魔術一般神奇。

也憶起七歲那年,調皮的我惹煩忙著汲水的阿嬤,她掄起竹掃把掃我一頓。夜裡,才想起是我的生日,煮出兩個蛋,一個歸我獨享,一個由哥姐分食。阿嬤摸摸我猶留笞痕的手臂:「死查某鬼仔!真是大人吃肉,囝仔吃打。」

艱困歲月裡,厝內經濟是捉襟見肘,厝外卻是天寬地闊,任我遨遊。濁水溪堤岸,是一家人最常去的優美勝地-採西瓜、堆沙堡,或是揀回泛綠溪石,當成曠世稀寶典藏。

也有些活動,不能讓爸媽參與:到漫畫店租回「四郎真平」,藏在肚腹裡偷渡;花兩毛錢買枝仔冰,在圍牆外你一口、我一嘴舔個精光,夜裡吵架,捏得彼此腿上青一塊、紫一塊,天亮,媽喚姊姊打油,她瞪我一眼「走啦!」兩人一同出門,各走左右側溝沿,打了油,再各循原路返回。

哥在初一離家,從此,我們就不曾再吵過嘴。在電話是奢侈品、交通又不方便的時代,台中、西螺遠如天涯。最近,哥曾聊起當時心境:「新生訓練只有半天,結束後,我走兩公里到車站,看著公路局的車子,心想:搭上車就可以回家;又想:明天還要上課,回去又得馬上出門,繞來繞去,不知該怎麼辦?

最後,又走兩公里回學校。想像一個理和尚頭的小男孩,在車站來回徘徊,我不禁心酸。

幸運的我,晚三年才割斷臍帶。高一負笈他鄉,此後,台中、台北、華盛頓、紐約州,家,越來越遠。我如候鳥,逐月、逐季、逐年歸返。每一回,爸媽都問相同話語:「什麼時候擱轉來?」轉來,成了最殷切的叮嚀。

擠在座椅縫隙中,雙腳懸空,直到全身麻木,為的是趕上中秋夜,看阿嬤一面殺柚子,一面唸著:「月娘光光,目睛金金。」

風雪中的紐約州,華航在「世界日報」刊登巨幅廣告:「別人吃火雞,我們回家吃湯圓。」艷紅圓仔閃著溫潤光澤,我彷彿回到昏黃燈光下,有時比賽誰搓得最圓,有時刻意搓得大小不一,再參差排列,湯頭清時,大家都不愛吃,總是得再三回鍋,煮至黏稠帶點焦香,才是人間美味。

我癡望藍天:搭上飛機,就可以回家。出嫁十幾年,僅有一次回家過年,車抵家門,爸早就站在陽台上張望,轉身對屋內大聲呼喊:「韻芳回來囉!」洋溢而出的喜悅,暖著我的心頭。只是,對女人而言,家永遠是兩處模糊地帶,回家,永遠是難有著落的夢想。

夜半驚醒,湧上的常是來不及奔喪的恐懼。阿嬤高齡九十三,臨終前,她已退化至認不得我;媽媽因糖尿病失明,每天打胰島素,吞二十幾顆藥,我害怕夜裡的電話,我深知:至親,隨時可能離去。每週打一通電話,三天寫一封信,儘揀神奇事物談笑;接獲爸的來信,卻忍不住淚如泉湧,終至放聲痛哭。

阿嬤過世,是在我回國以後,中午接獲電話,爸爸的口氣十分平靜:「阿嬤走了,我餵她喝過牛奶,扶她躺下,再回頭,她已經走了。」車子奔馳在高速公路,我的心不慌不亂,反倒有些暖意。想像中拖著女兒、萬里奔喪的畫面不曾出現,我恍然明白:台北離家不遠。離家不遠,就是幸福。

爸爸的離去,卻是讓我措手不及。新居由一片菜圃轉成樓房錯落,不過一年半。姊姊長住,我維持每個月回去一趟。回家的日子,多半是做幾樣自認神奇的菜,堆到爸媽碗裡;買幾件體面的衣服,讓他們掛在衣櫥。

爸爸問我:「你猜猜看,我晚年的願望是什麼?」我屢猜不中,答案是:「讓自己圍棋段數更高。」我疏忽了,每天都有老友來陪爸爸下棋:我的小學老師、崙背老醫生、民眾服務站主任、還有十來歲的孩童,在這塊土地自在過活,就是爸爸最大的快樂。

難怪我們想陪他出國觀光,爸一笑:「我在電視上都看過,不必長途跋涉。」多邀幾次,他乾脆表明:「離開家,我就睡不著。」爸爸出門的興致越來越低,甚至連請他到嘉義吃早餐,他都說:「改天吧!出一趟門,就覺得累。」我聽不出警訊,仍傻傻妄想:有一天,他會答應我一起到夏威夷曬太陽、喝咖啡。

直到爸爸騎腳踏車出門,頭暈得幾乎軟倒在門口,我們才發現:他的胃悶、腹痛不是慢性胃炎或潰瘍,癌細胞早已在他的大腸肆虐多年。姊姊輪白天,哥嫂輪夜晚,爸爸住進省立醫院四天,哥才通知我:「爸爸要開刀,惡性的成分很高,爸說:『台北遠』,你等週六再回來。」

台北遠嗎?考上大學時,爸爸託他的棋友開小貨車,花一天親自陪我註冊;出國時,他送到機場,我入登機門後,他指著飛機告訴姊:「我們來看看,能再看到韻芳嗎?」

結婚當天,他清晨五點出門,陪我北上,喜宴後,又趕在深夜返家。台北一點兒也不遠。是塵俗瑣事讓遊子的心靈逐漸走遠,忘記去傾聽「不要牽掛我」背後的聲音。

「不要牽掛我,我很快會健康回來。」住院第一晚,爸爸提著點滴瓶,電話裡向媽許下承諾,決定轉診到林口長庚,爸堅持要再回家住一夜。

晚餐,全家圍坐,每個月都有團圓相聚,今夜,格外珍惜。爸爸第一件事是為媽挾菜。「我好幾天沒有為妳做事了。」媽媽失明二十年,爸爸每天帶她散步、為她添飯、布菜、倒洗澡水,爸爸捨不得離家,最大原因就是媽媽的眼睛。

離家前,爸爸戀戀環視自己一花一草耕耘的庭園,道出心願:「四個月後,我會完全康復,就可以再整理這片花園。」車上,爸爸說:「我這一生沒有遺憾,也沒有罣礙。如果問我: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什麼?我要說:是和妳媽媽一起建立這個家。」我緊握爸爸的手,心想:這座堡壘該換我們來撐持。

手術順利,爸爸在一星期後出院。一個半月後,發現癌細胞蔓延至肝,爸爸重回長庚,這次離家,足足三十五天。三組人馬輪流照護,日間,陪爸爸看窗前鳥雀啁啾:夜裡,陪爸爸看窗外燈火點點,從小至大,這是首次須臾不離。共同話題不多,仔細想來,爸一向不是多話的人。

他不曾天寒叫我們添衣、肚餓叫我們加食,也不曾對我們嘮叨他的期望。只是,在我為大學聯考失利而放聲痛哭時,他會拍拍我:傻孩子!妳一生的幸福,又不是只決定在這次考試。」

我回家坐月子時,天天吃麻油雞腰仔,他會瞞著阿嬤,偷偷削一個水梨給我;我返鄉任教的四年,他疼惜我中午騎車往返辛苦,總是用摩托車接送我。

我為他梳頭,笑著說:「我記得以前為你拔白髮,一根一毛錢。」姊姊接口:「聞一次腳丫,說好香,也有一毛錢。」

爸爸摸摸他稀疏泛黃的髮梢,早年,他烏黑茂密的濃髮人人稱羨,他也試過幾種染髮劑,想留住意氣風發的青春。此刻,他卻神情黯然望著鏡中自己。

「這些已不再重要。」什麼才是重要的?夢囈之中,爸爸回到他獲頒孝行獎的會場,這是他心中認定最大的榮耀嗎?

我埋首寫故鄉廟埕的劇本大綱,他眼中閃著光芒:「回家以後,我為妳找更多資料。」我想:爸爸要的很簡單:活著回家。和未知拔河,活著,卻十足艱難,爸爸由每日來回走動,誓言保持出院後的體力;撤退至走兩步就喘息不已:再至廁所後,力拉才能起身。

我試著探詢他最後的心願:「爸,你說阿嬤八十歲就備好壽衣,如果萬一,穿律師服好不好?」爸笑一笑:「律師服?很好啊!我為媽祖奉獻十三年,如果媽祖允許我選擇,我不想去西方極樂世界,我覺得那裡比較寂寞,我想回到鄉里,做個小小土地公,還是可以照看妳們。」

爸爸眼中霧氣深沈,在選擇回小鎮當律師時,他早已看淡物質名利;在為生命奮力掙扎時,他最不捨得還是家。高燒過後,他正式把心願託付給我。「我不要在醫院走,我要回家。」我許下承諾:「我知道。」

賀伯颱風前夕,爸爸在醫師允諾下,意識清楚返家。風雨之中,他時時望著窗外:這處他用一生守護的家園。四天後,他在自己的床上過世,姿勢就像睡著一樣安詳。陷入昏迷前,他叮嚀我的最後一句話是:「下禮拜再回來。」

今年清明,我和哥姊一起上墳。在新厝整理香燭蔬果,備幾道爸爸生前愛吃的食物。女兒問我:「媽,我們為什麼要在西螺買房子?」我望向堆著雜物的客廳,尋覓當年想法:「我曾經有一個夢,想在退休以後,回來和阿公一起住。」舊夢已遠颺,淚,瞬間湧上。

我攬一攬女兒:「走吧!我們去看阿公。」墳頭的草郁郁青青,墓碑上的爸爸穿著律師服,淡淡笑著。

我們憶起:百日後,各自夢見爸爸,他或是壯年,或是老年,都是笑容依舊,此後,爸爸就不曾再入我們夢中。

失去父親三年,生命,難免顛簸難行,但是,我們彼此用心扶持,很快走出風雨,重見陽光。墳前,我們輪流撐傘,媽媽交代:要撐起傘,爸爸才能安心享用。我望著爸盛年英挺的面容,低聲說:爸,吃飯了。」白花花陽光下,不見爸爸身影。不過,我相信:爸爸一定離家不遠,因為,不管身在何處,我們一直都離家不遠。

原繕打該文者言:

在報上看到這篇文章,我看得無法自已。利用深夜,坐在電腦前,一句一句看,一字一字打,縱然不再是初次閱讀,淚水,仍一次一次順著臉頰滑落,是某種情愫牽動著吧,我想。故事很長,謝謝你很有耐心的看到最後,即使明知很長,我還是只想將故事打完;即使明知故事很長,你還是堅持著把它讀完朋友,此刻,我只想說:謝謝你!!


家人是最珍貴的寶物,愛情也許會變淡,友情也許會消失,而家人永遠在你最需要時,在你身後靜靜的守候。


所以請你--可以的話,對你的家人好一點。


ps:重拾失落的回憶,我們發覺到總是在無意之間對著自己最親近的人,

說出最傷人的言語;我們於心何忍來傷害ㄧ直默默支持我們的親人,

唯有付出更多的愛,來彌補這不經意造成的傷痛!

對我們的親人好ㄧ些,是我們責無旁貸要做的事,

也是我們最常忽略的事!互勉!

撒撒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相遇的機率,在密集的台北城市裡
會不會高一些?還是沒有增加過?

出門走路坐捷運,來台北會成為習慣
因為人與車佔滿,這不大的城市裡面

在別的城市從未見過這如此誇張的畫面
騎車者永遠要小心與你爭道的Bus&Taxi

因此,我選擇了搭捷運與走路
期盼,增加那與人相遇的機率

我喜歡坐在旁邊可以靠在窗邊的位置
列車到站時,掃描每一位候車的過客

那種感覺不好,因為會錯過所有美好
停車的那一刻,有沒有增加相遇機率

有?沒有?

想你的時候,怎麼樣卻都是像你的面孔出現
明明你不在,卻多麼希望在下一秒就能見到

想念過了頭,每天折一顆星星,放進那a來的高腳杯
把思念一天一顆放進我的心裡,等滿出來那天送給你

大聲告訴你:我,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歡你,一直都是 ^_^

                   by ajua

撒撒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真是過得好快啊,日子總是會過去的,再壞也莫過於此了吧
簡單回味一下,希望新的一年有新的氣象,新的開始,全新的自我 ^_^

一月份:到豐原sogo看王力宏、過農曆新年

二月份:看台中燈會史奴比、去台北逛書展遊淡水、后里賞花、阿邦育昇來台中聚聚
高美濕地吹風、逢甲新體育館健身房、逢甲美食探索(強推MAK&MAY,好吃)

三月份:下台南看信樂團、找恰恰征服台南美食、我家小女兒生日、亞洲大學信樂團
第一屆世界棒球大賽-日本奪冠、美術館巧遇馬修連恩(簽名還合照)、電影"愛情決勝點"

四月份:大姑丈八十大壽、吃了三次的核果美食工坊、伴著雨的台中行、高中麻吉聚餐
信樂團sogo簽唱會、燒烤+夜唱五小時、第一次熬夜看湖人比賽(贏球超爽)
電影"臥底"、"空中殺陣"、"恐怖旅舍"、信樂團出演唱會live cd

最難過的莫過於我最敬愛的大舅因肺癌離開我們了,唉,大家要多注意健康呀。

五月份:日月潭之旅、電影"不可能的任務3"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5/4入伍日

五月份:成功嶺住了一個月,難忘的新訓生活,有小瘦了五公斤

六月份:新店青溪山莊的專訓,接觸了法律的基礎洗禮,不錯!
分發至台北地院、回明新母校參加畢典,和同學聚聚

七月份:努力適應台北的生活,吃吃喝喝迷迷糊糊

八月份:台南官田懇親小布,遊內洞、饒河夜市chris開的韓信點冰
電影"命運好好玩"

九月份:遊動物園、貓空泡茶賞夜景、阿勇慶生
電影"咒怨3"、"世貿中心"

十月份:我生日吃很撐、跑去薰衣草森林散心、秀珠姐的婚禮
電影"頂尖對決"

十一月份:資四甲畢業後首次同學會、小布台北二日瘋狂遊
電影"007首部曲:皇家夜總會"

十二月份:不間斷的聚餐,又肥了 ><�、衰事考驗不斷@@
電影"博物館驚魂夜"

2006最後平安的渡過了,希望2007更順利更美好,愛情降臨吧!

撒撒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今天是2007年1月6日,是您入伍的第248天
距離退伍還有199天,經過了55.5823%
及格還有20天,欠國家的總是要還的
還有117天才過一年,撐下去就是你的!
破百還有99天,請耐心等待
什麼都是假的,平安退伍才是真的


入冬最冷的一天,我選擇留在台北跟它拼命
外面高樓上顯示的溫度為十二度,嗯,很冷

不過冷沒關係,不要下雨就好
似乎這點期許,上天是實現了

時間過得依舊很快,轉眼間剩下199天
想當初才剛來台北,迷迷糊糊也過去了

新的2007來了,許下了什麼心願
應該都跟阿勇一樣,所以問他吧 XD

2006年底,回家渡過,打了最後一次籃球
看了最後一部電影:博物館驚魂夜 Nice

2006所欣賞電影排名
第一名:命運好好玩~家庭與親情永遠比工作重要
第二名:博物館驚魂夜~了解過去,才知未來的路
第三名:頂尖對決~永遠要比你的對手更洞燭先機

最爛片:咒怨3~這部應該列為喜劇才對=.=

還有很多好電影未能即時去看,所以只是我的排名
我會努力欣賞完其他的好片的,如果時間允許的話 @@

連續三年都在電視機前看演唱會渡過,有點遜
下個跨年決定要幹些瘋狂一點的事跡,看曙光

信樂團的表演期待了很久,但吉他手的位置的面孔陌生
種種謠言傳言等待著解答,或許今年就會有了回應才是

新年新氣象,法院也來了九位新面孔
八女加一男,符合我們的期待與盼望 XD

似乎可以辦個迎新,歡迎他們加入非訟的大家庭
希望他們能上軌道,不要被大量業務所嚇跑才好

呼呼,吃完了泡麵果然充滿著活力,繼續寫下去也ok
該結束這一篇了,因為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,哈哈哈

倒數199天,我會珍惜在台北的每一天 ^__^

撒撒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